首页娱乐文章详细

8.8到2.5,这版韦小宝还敢不敢说是“金庸作品”?

原创2020-11-19 10:35:41 31

原创 毒Sir Sir电影

Sir忘记这是今年第几部国剧被骂上热搜了。

而且。

步调如此统一,差评如此迅猛。

真有那么烂?

黑红也是红?

Sir今天就仔细验验成色——

鹿鼎记

昨天观察豆瓣评分整整一天。

眼看它在2.7→2.5→2.6间苦苦挣扎。

Sir觉得有必要再科普一下豆瓣的评分规则。

打分5星制,计分却是10分制。即,你就算被气炸了,最低也只能打一星(2分)。

由此可见——

4分以下,只是技术上公认的烂。

3分以下,已经是观众集体骂娘了。

那《鹿鼎记》的2.5,什么概念?

在Sir看,它不仅是我们对单一作品的爆发式宣泄。

更是对当下某一类国剧,长久无语后的集体倒戈。

01

毁掉韦小宝

王晶导演的父亲,著名导演王天林曾说过:

无人不识韦小宝。

作为封笔之作,金庸武侠的巅峰,从第一次影视化开始,《鹿鼎记》就贯穿了几个时代的回忆。

灵魂人物韦小宝,更是凭借小混混屌丝逆袭,一路升官发财抱得美人归,成为流行文化中的男性偶像。

从梁朝伟到陈小春,从周星驰到张卫健。

谁演谁火,谁火谁演。

那……

是张一山不配吗?

相反。

张一山一度被誉为国内目前最适合演韦小宝的演员。

《家有儿女》,刘星。

证明他可以古灵精怪,并一点不让人讨厌。

《余罪》,余罪。

证明他技巧纯熟,爆发力强,在青年一代演员中前途可期。

《柒个我》,沈亦臻。

证明他拥有演员该有的上进心,不断寻求突破(效果嘛见仁见智)。

结果呢?

新剧一上线,喜提“猴戏”表情包。

△ 表情包图源:微博@剧荒主义

问题出在张一山?

不可否认,张一山的表演风格的确跑偏。

开播前他就在采访中说过,“这版画风已经往卡通和搞笑上走了”。

再看一遍开场的说书戏,绝对实力solo。

可这不就是演猴戏,七十二变?

△ 说书等非原著情节明显来自周星驰版《鹿鼎记》

所以,与其说张一山演得烂。

Sir更相信,这浮夸的“猴式”演法,是主创们一致认可的。

这版韦小宝就不算一个完整的“人”。

金庸原著,全书五十回。

可主线迟迟不开始:顾炎武、黄宗羲谈论明史案,天地会与陈近南,茅十八与私盐贩子冲突引出韦小宝,再到二人一路北上京城,误打误撞被海大富带进宫,和小玄子不打不相识……

整四回,全是铺垫。

为什么?

金庸在造“人设”。

韦小宝的聪明、狡诈、义气、算计……这角色身上复杂又暧昧的人味,都在这四回的故事里搭建起来。

新版呢?

三十分钟,讲完四回原著。

结识茅十八,打退官兵,遇见海大富,和小玄子打架……

留给张一山的时间不多。

所以他只能挤眉弄眼,拼命用夸张表情展现角色的存在感——

贪财?

聪明?

胆小?

当韦小宝的厚度全部都压在张一山清瘦的脸上时,硬生生给他从28岁,压到了82岁,全是褶子。

举个例子。

原著中,茅十八被通缉,韦小宝却救了他:

茅十八道:“你说咱们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我倘若连自己的姓名身份也瞒了你,那还算什么他妈巴羔子的好朋友?”

韦小宝大喜,说道:“对极!就算有一万两,十万两银子的赏金,老子也决不会去通风报信。”心中却想:“倘若真有一万两,十万两银子的赏格,出卖朋友的事要不要做?”颇有点打不定主意。

一个讲义气又贪财的主,栩栩如生。

剧里怎么演?

同一个茅十八,不同的韦小宝,风格各异。

梁朝伟,典型TVB培训班方法。

听到反问后,歪脸,挠头,展示犹豫和紧张,用一系列“反应”表现内心冲突。

△ 1984版

陈小春,则是漫画式呈现。

正脸一套:拍胸脯,绝不出卖兄弟!

转过身,又另一套:内心OS直接说出来,配合上纠结的表情反差。

△ 1998版

张一山版?

无。

对,全删干净了。

这也是Sir不想把锅甩在张一山头上的原因。

他可能可以演好韦小宝,但《鹿鼎记》没给他机会。

02

毁掉审美

Sir看新版《鹿鼎记》,老是有种看竖屏短剧的错觉。

服化道,满屏廉价感。

比如全网闹笑话的俩字——“鳌府”。

鳌拜府邸?

鳌拜,瓜尔佳氏,满洲镶黄旗。清制,只有辅国公以上爵位的府邸才能称府(鳌拜直到雍正时期才追封超武一等公)。

严格来说,俩字全用错了。

当然这不算严重错误。

毕竟为了让观众在一个镜头内得知准确信息,以前版本也是这样做的:

这侧面证明观众的标准:

你别太过分,我也能假装看不见。

可它偏不信邪。

连主角服装都经不起推敲。

韦小宝头上扎眼的龟公绿帽:

照搬鲁智深的茅十八:

清朝就上演透视低胸诱惑的韦小宝他妈:

还有清一色全白,像是去奔丧的太监:

甚至,剧中构图、打光、调色、配音……没有一处是令人舒服的。

服化道,说到底是什么?

诚意。

尤其古装。

它不仅体现作品制作上的基本尊重。

更能在细节中看出创作者对其作品的创作野心。

极尽的考究和还原,就是诚意吗?

也不一定。

真正的诚意在于——

创作者是否足够爱惜自己塑造的人物和世界,并热切希望它们留在观众心里。

比如。

给TA设计一幅墨镜,一套头饰,一款专属发型……

即使在那个如此粗糙的制作环境下。

要说“设计”,新版《鹿鼎记》不是没有哦。

你看它设计了啥:

病重的海公公,脸色苍白。

剧里直接给他涂成唱双簧的艺人,还手捧一盆花。

生生一个故作病态的小丑。

前后对比,你就看到差距了:

前者,是对角色务求精进的绞尽脑汁;

后者,则是把角色当工具的哗众取宠。

审美上倒退,印证着创作上的懈怠。

然而。

这还只是这版《鹿鼎记》表面的崩坏。

往深里挖,你更气。

03

毁掉《鹿鼎记》

关于这版《鹿鼎记》,还有一个关键词:

删减。

可以预见,当下环境并不允许《鹿鼎记》还原原著所有剧情。

根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给出的信息来看,剧集经过两次调整,至少删掉11集。

△ 从60集到49集再到如今播出的45集

别误会,Sir不是要把锅丢给审查。

相反,《鹿鼎记》的问题恰恰在于它从一开始就完成了自我阉割。

先看它删了什么。

除了Sir开头提到的,剧情上缩水导致人物扁平。

还有更严重的。

就看两场重头戏。

第一个,鳌拜出场。

气势威严,甚至……到了嚣张的地步。

面对康熙,竟然直呼“你”。

你以为他天不怕地不怕?

说变脸就变脸。

韦小宝出场救驾,三言两语,就把朝廷第一大臣吓得否认三连。

当场改口,一口一个“皇上”。

更搞笑的来了。

编剧的画蛇添足,直接暴露了水准。

韦小宝在书房一通吆喝,结果,一群护卫马上围了上来。

救。驾。成。功。

Sir是看得……目。瞪。口。呆。

这鳌拜,还是满洲第一勇士吗?

这皇帝,还是康熙吗?

这韦小宝,还是个小太监吗?

……

要知道,原著中这场戏分量极重。

三人对峙,言语、动作,全是潜台词。

鳌拜的自醒,康熙的怀柔,以及一边韦小宝的机警。

拼的全是内力。

不料一喝之下,鳌拜竟然退下,不由大乐,大声道:“杀不杀苏克萨哈,自然由皇上拿主意。你对皇上无礼,想拔拳头打人,不怕杀头抄家吗?”这句话正说到了鳌拜心中,他登时背上出了一阵冷汗,知道适才行事实在太过鲁莽,当即向康熙道:“皇上不可听这小太监的胡言乱语,奴才是个大大的忠臣。”

要是按剧的拍法。

韦小宝一吆喝,护卫一个箭步,鳌拜就这么认怂……

那康熙当下就可以把鳌拜直接杀了啊!

没完。

第二场,撒石灰。

“撒石灰”不仅是重头戏,更是金庸贯穿《鹿鼎记》的题眼。

韦小宝绝招之一。

却也是江湖人眼中的“下九流”:

韦小宝这才明白,原来用石灰撒人眼睛,在江湖上是极其下流之事,自己竟是犯了武林中的大忌,而钻在桌子底下剁人脚板,显然也不是什么光彩武功。

他靠撒石灰,最终居然降服鳌拜。

这是一个划时代的石灰粉。

“石灰”又何尝不是一个比喻。

它的本质,是对权威的讽刺。

韦小宝发现,即使是大人物、大英雄,有时也会用“石灰”……

比如韦小宝,就是陈近南手里的“石灰”。

几乎所有版本《鹿鼎记》,都会在这“石灰”上作渲染。

梁朝伟版,是这样说的:

你这个人油腔滑调

与为师的为人背道而驰

我收你为徒

完全是为了天地会的大业

周星驰版,深意更延绵:

你这龟蛋 搜刮了那么多财富

现在钱财和女人都有了

还不出点力

金庸用一抹石灰粉,点出了真实社会的残酷:

它的生存法则,必定是机关算尽后还有机关。

可你看新版怎么拍。

作为“江湖道义”的坚实拥戴者,茅十八本来非常讨厌撒石灰粉这种手段。

第一次,韦小宝撒石灰粉时,茅十八什么反应?

当对方被石灰蒙眼时,想都没想,抬手就是一刀。

第二次。

茅十八被包围,喊韦小宝帮忙。

韦小宝又一次想到撒石灰,可茅十八丝毫没有任何抵触。

这就是新版《鹿鼎记》的“删减”:

把金庸巧妙的隐喻,删成屎尿屁般的闹剧段子。

你现在知道了。

观众突然爆发的气愤从哪来——

是它对《鹿鼎记》核心的揶揄。

《鹿鼎记》核心是什么?

老爷子曾经强调说:

这,可是部现实主义小说!

何为“鹿鼎”?

古人常常拿逐鹿比喻打天下。

利益江山是鹿;平民百姓是鹿;

有时,你心里装了一头鹿,你也是鹿。

谁逐鹿不知道,但鹿总是死定的。

所以,《鹿鼎记》的表面是一场喧闹,底色却是悲凉的“现实”。

是清代官场现形录,是功利场的描摹本,是把一向传奇的江湖逸事,都摔在尘土中。

当然,也是金老爷子在借古讽今。

这是《鹿鼎记》的核心——

对权威的冷眼,对慕强的自省。

以上,通通删掉。

那么,新版《鹿鼎记》留下了什么?

你都熟。

一些停留在肢体上的低俗笑料:

△ 拿开水烫人,屁股磕桌角,背对背捆绑,都是很烂很低级的肢体笑话方式

一些表现浮夸的强行卖腐:

看懂了吧。

它在造梗,抖段子,泼狗血,在极力塑造这一段又一段能让你在三秒内兴奋起来的短视频片段。

不是Sir过度解读。

真的有疑似“营销号”在干了:

要知道,这版《鹿鼎记》的主创都是业内有口皆碑的名人。

导演马进,编剧申捷。

两人作品很多都在8分以上,还有不少经典代表作:

连他们也“堕落”了?

Sir更倾向于,这是一次多方共谋。

新《鹿鼎记》的崩溃,像是揭露了某种潮流:

流量大于质量;

营销大于内容;

迎合大于冒犯。

而且,这种潮流正在壮大。

曾经,只是片段式的迎合:

现在,已经有定制化的扁平版、轻浮版《鹿鼎记》出现在我们眼前。

它会是最后一个吗?

文章结尾,Sir想聊聊《鹿鼎记》对于金庸的意义。

封笔之作,更是他对自己的一次“背叛”。

从自己家族的《明史案》过往切入,有鲜明的时代痕迹。

如在第一回的注解中这样说道:

从江湖武侠,到时事品鉴,《鹿鼎记》通过一个小混混视角,不仅解构了他过往的江湖武林,更是消解了《天龙》《射雕》三部曲以来的民族叙事,夷夏之防。

封笔原因,他借韦小宝之口道出:

如果能让天下太平,百姓安居乐业,管他是满人当皇帝还是汉人当皇帝?

可惜,许多人把《鹿鼎记》当做一出油腻男人的春梦。

它厚重,只不过以嬉笑的语气讲出。

更显残忍。

也因此,纵观过去所有的鹿鼎记电视剧改编,虽然侧重不同,如港版《鹿鼎记》侧重表演和剧情,内地版《鹿鼎记》重视服化道、风格与场面。

一个细节。

那些曾经的版本,都会在海报显眼的地方,打出“金庸”之名。

新版呢?

海报,没有。

片头片尾,没有。

回答吧。

你还敢不敢说自己是“金庸作品”?

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
编辑助理:吉尔莫的陀螺

还不过瘾?试试它们

原标题:《8.8到2.5,这版韦小宝阉得彻底》 


快审推荐